首页 > 言情 > 南风知我意南歌夕 > 

虚以伪蛇

第6章 虚以伪蛇

骄阳似火的六月天,盛夏的阳光真像蘸了辣椒水,坦荡荡的街上没有一块阴凉地。

出院后的南歌兮,整个人瘦了一圈,本来就白的小脸,显得无比的苍白,谁都不知道,她在那个地狱中,经历了什么。

但是好在,她--出来了。

附近的一间名叫争渡的酒吧贴着招工启事,南歌兮走了过去:"请问,你们这里在招工是吗?"

经理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冷声回道:"我们这里不招未成年。"

"我十八岁了,是成年人。"

经理这才又抬起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浑身上下没有一点肉,怎么看怎么都像营养不良的样子。

就这种豆芽菜,行吗?经理不禁皱起眉头。

"能吃苦吗?"

"能。"她回答的斩钉截铁。

经理看着她恭敬老实的样子,倒是觉得挺顺眼,长得不错,五官端正,尤其是一双晶亮的大眼睛,让人一眼望去,就再也忘不掉了。

他思忖了片刻:"这样,你先干两天,看看你的表现,去人事部填写一下资料,晚上开始上班,对了,我们这里工作,是需要扣押身份证的。"

南歌夕从口袋里翻出了身份证,经理接过后目光不经意扫过名字--南歌夕。

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在我们这,包吃包住,月薪两千加提成,但是,我们这有个规矩,不能用真名字,从现在开始,你就叫南风。"

南风,名字还不错。

南歌兮很坦然的接受了这个名字。

深夜的争渡,依旧灯红酒绿,不知不觉,南歌兮在这里工作一星期了。

嘈杂震耳的音乐,疯狂痴迷的舞步,昏暗的灯光,让人几乎忘掉现实生活中所面临的压力,忘记那曾经记忆深刻地往事,忘却那曾经留在心灵深处的痛……

南歌兮穿着工作服,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随时等待经理的命令。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她的生日。

她准备晚上下班后给自己煮一碗长寿面吃。

就在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了一阵骚动。

南歌兮寻声望去,只见一道颀长的身影,从大门口逆着光缓缓走进,他的身边簇拥着一群人,众星捧月的感觉,似乎,就是这样吧。

身边一个同龄的妹子悄悄地问南歌兮:"南风,你知道今晚谁来了我们争渡吗?"

"谁?"

"顾霆琛,顾氏集团的总裁,兼CEO,你知道他今天晚上来我们这做什么吗?"

"不过是寻欢作乐,还能有什么?"

南歌兮想不到别的理由,能让一个上位者,来到这种地方。

"你真是让人扫兴,我们服务员,虽然拿着普通的工资,做着苦活累活,但是,要是被有权有势的男人看中,不说一定能上位,但是能被养在后院,也能保证一辈子衣食无忧了,前几天我闺蜜就被土豪看中,现在人家奔驰都开上了。"

南歌兮无所谓的摆了摆手,她才不屑做一个男人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

"他今天,包了整个争渡,为的就是给她的未婚妻过生日,真羡慕她的未婚妻。"

"叶静衣?"她下意识的说出了三个字。

"什么叶静衣,谁不知道顾霆琛的未婚妻,叫南歌夕啊,不过,你好像也姓南,只是,人家的命比你好了千百倍啊。"

南歌夕唇角依旧淡淡的,一张没有画过任何妆容的小脸上,没有任何的情绪,她的目光,无意扫过对面喧闹的地方。

今天的争渡,似乎变了一个样。

原本的摇滚音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换成了抒情的生日歌。

给叶静衣过生日?

真是可笑啊。

那个冒牌货,冒充了她的身份,所以连生日,也一起冒充过了。

如果记得没错的话,叶静衣真正的生日,比她晚了三天。

这可能就是报应吧,只要她冒名顶替一天,那么,她就一天不能过自己的生日。

今天,顾霆琛包了场,二楼所有的VIP全都是来是顾霆琛请来的宾客,就在这时,有人抓住了她的肩膀。

南歌兮转头一看,竟是叶文章。

今天,他居然也穿上了西装。

也是呢,作为今天寿星的父亲,怎么也得好好打扮打扮。

南歌兮走了过去,叶文章可能没想到在这见到南歌兮,有些愣。

但很快,就恢复了他原有的样子,他嘴里叼着烟,一身烟酒的味道,有些人,就算穿上了一身人皮,也改不了畜生的本性。

"看背影就觉得面熟,果然是你。"

"我……"

话还没说完,脸上便狠狠挨了一巴掌。

叶文章用尽全力的一巴掌像是烙铁烧一样狠狠在那白皙的脸颊上印了一个鲜红的掌印。

南歌兮只觉得嘴里渗出一丝丝的血腥味,脑袋嗡嗡作响,伸手一擦,指尖全是血。

这叶文章,可真狠,一巴掌,差点将她抽晕。

"没想到你居然能出来。"

南歌兮故作害怕的样子:"我只想平平静静的过日子而已。"

叶文章似乎很满意他看到的,呲着一口大黄牙,猛地伸手捏住了南歌兮被打红的脸蛋:"我给了你平静日子,你自己不想过,现在跟我说,想平静?做梦。"

"你想怎样?"

叶文章噗地一声,将口中的烟吐在了地上,瞬间,羊毛地毯被点燃,一股子烟熏味儿弥漫开来。

南歌兮急忙去收拾,却被叶文章一把揪了起来。

他从怀中掏出一包白色的药粉:"想办法将这个,放在顾霆琛的酒中,事成之后,我就不再找你麻烦。"

南歌兮接过,反问:"真的?"

叶文章米了眯眼:"自然是真,别给我耍花样。"

这药,只要顾霆琛吃下,叶静衣找个适当的机会,两人绝对能生米煮成熟饭。

到时候,他就是稳稳的顾氏集团总裁的老丈人。

"我只做这一次。"

叶文章冷哼一声,事后,他就直接弄死这个小贱人,还会让她继续蹦跶下去?

简直是天真。

南歌兮转身,走进了酒窖。

看了一眼手中的药粉,唇角扬起一抹笑。

双眸澄澈,哪还有半点害怕的影子?

她早就不再是之前那个被人任意欺凌的南歌兮了。

刚才不过是虚与委蛇。

叶文章要利用她对付顾霆琛,然后再卸磨杀驴,南歌兮,怎么会不清楚他的阴谋?

至于这药,还是得下,不过,她会换一种方式去,

现在,是上午十点,叶静衣估计该到了吧。

她将下了药的红酒,端去了顾霆琛所在的包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