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南风知我意南歌夕 > 

我想出院

第4章 我想出院

昨晚生死瞬间,就像是一场梦,现在都觉得一阵后怕。

她望着窗外静止不动的树木发呆,心里更坚定了一个信念,那就是,我要出去。

热,密闭的空间,加上一身又脏又厚的衣服,让南歌兮仿佛呆在一个蒸笼里面。

粘稠的汗水,不自觉的从额头缓缓流下,但是这不是最难熬的。

更糟糕的是,难闻的尿骚味儿充斥着鼻子。

隔壁的病友拎着尿壶,嘴里一边唱着洗刷刷,一边一脸痴呆的洗澡,那味道,就是她身上传来的。

这精神病院一整个夏天都没有供给空调,精神病人自然能想到一切自己能想到的操作,用尿洗澡,全是小儿科。

这就是南歌兮每天都要面对的,她早就习惯了,或者说,早就已经麻木了。

就在这时候,护士推门走进,隔壁的病人一见到护士来了,立马蹲到了墙角上,护士捂着鼻子,一脸嫌弃的样子。

她看向南歌兮,冷声说道:"你出来一下。"

南歌兮听话的走了出去,走廊开着窗户,但是感受不到一丝丝的风,南歌兮装作傻乎乎的看着护士,呆呆的问道:"叫我干什么?"

"今天早上有按时吃药吗?"护士一脸冷漠的问坐在病床上的南歌兮。

南歌兮晃了晃一个空瓶子,表示,她已经全都吃了,护士这才点了点头,接过瓶子,又往里面丢了一把白色的小药片进去。

"一会儿我带你去个地方,你跟我走,有人要来见你,到时候,你乖乖的不乱说话,我就不再给你打针,知道了吗?"

"不乱说话就不打针,我知道,我知道。"她表现出一脸呆滞的样子。

现在的南歌兮,别的没学会,装傻她是学的淋漓尽致。

在这个地方,就是要装傻,她要想办法出去,要不然,一个完好无俗的人被送到这里,在不断的吃药下,也难免会变成疯子。

"我带你去换一身衣服。"说到这护士顿了顿,似乎是嫌南歌兮身上的味道难闻,之后又补充了一句:"顺便再洗个澡。"

南歌兮心里有些疑惑,谁要来见她?

难道是叶文章?

不对,如果真的是叶文章,那么,这护士怎么会表现得这样谨慎?

总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

南歌兮在宽敞明亮的房间等了将近半个小时。

在这里呆了将近一个月,终于穿上了干净的衣服,住上了像样的病房。

只是,到底是谁要见她?

就南歌兮纳闷的这时候,门被吱扭一声推开了。

南歌夕转眸望去,一道修长的身影,逆着光走了进来。

笔挺的西装,迈着稳重的步伐,他背着光,南歌夕看不清他的五官,只觉得他身上散发的卓尔不群的气质,让人有种不可高攀的感觉。

"昨天受伤的就是她吗?"他的声音低缓而富有磁性,南歌夕总觉得这好听的声音,直到他走进,才看清他的脸。

这个男人,很帅气,是那种让人看一眼,就再移不开目光那种帅。

南歌兮有些出神,

护士急忙回答道:"顾总,就是她。"

顾总……

难道是?

南歌夕脑子灵光一闪,京都姓顾的人不少,被称为顾总的也不少,可是能有这种蔑视一切的气场的,除了跺跺脚就能让京都抖三抖的顾霆琛之外,还能有谁?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她怀的孩子,就是这个男人的。

南歌夕万万没想到,她会在这种时候,和这个男人见面,一时间,她只觉得酸甜苦辣,各种滋味涌上心头。

"你叫什么?"

"南歌夕。"

听到她的回答,护士吓出了一身的冷汗,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变得不听话了?

"顾总,您别听她胡说,她只是太羡慕您的未婚妻,所以整天幻想自己就是南歌夕,一个我们这好多病人,都有这种臆想,您别介意。"

顾霆琛皱了皱眉头,他审视着这个女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先出去,我和她谈谈。"

护士只能退了出去。

"昨天伤了你的,是我哥哥,我替他跟你道歉,你有什么想要的,我能做的都可以帮你完成。"

原来是这样,南歌兮心中了然,她抬起头刚好对上了顾霆琛的双眸。

男人不自觉被吸引了目光,他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五官清秀,一双清澈的眸子,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一个精神有问题的人。

顾霆琛心中有不免升起了少许的遗憾。

"我想嫁给你。"

听到这话,顾霆琛愣了一下,他从来没想到,她会提出这种要求。

这个女孩子,是不是过分了?

但他还是耐着性子说道:"我已经有未婚妻了,你换一个要求。"

"那,你永远不可以娶你的未婚妻。"

"再换一个。"

"我想出院。"

顾霆琛眯了眯眼,如果可以,她能得到一比不菲的收入,可是她竟然只要出院。

"你也看到了,我的智商没有任何问题的。"

所以,是谁将她"关"在这的,是以让她居然求助到了他顾霆琛的头上?

"你不要钱?"

南歌夕摆了摆手:"在这里,我要钱有用吗?我是花给一群病人,还是花给认为我脑子有病的医生和护士?我什么都不要,我只要自由。"

她提出了两个让他无法答应的要求,恐怕为的就是第三个条件做铺垫,她目的明确,而且她能做到让自己无法拒绝她的条件,这个女孩子,精神绝对没问题,甚至,她很聪明。

只是,一个正常人为什么会在这?

"好,我答应你,一会儿,我让助理过来帮你安排出院手续。"

"谢谢顾总。"

南歌夕眼角闪过一抹亮光,虽然只是一瞬间,可是已经被顾霆琛完全捕捉到。

手机滴滴滴响了起来。

来电显示写着南歌夕三个字。

顾霆琛原本严肃的一张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他按了接听键,声音明显放轻柔了几分:"小南,有事吗?"

电话那头响起了一道女声:"阿琛,你在干什么?"

叶静衣的声音,化成灰南歌兮都听得出。

她攥紧了双手,她现在享受到的所有荣耀,都是窃取的,但是不要紧,她相信,早晚有一天,她能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