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南风知我意南歌夕 > 

你叫什么

第3章 你叫什么

南歌夕仓皇的逃回卧室,开始收拾东西。

她必须现在立刻马上离开这。

可是,就在这时候,妈妈萧淑华突然推门走了进来,她看着南歌夕手上的动作,她皱了皱眉:"你这是做什么?离家出走?"

她语气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为什么叶文章会闯进我的卧室?你给了他钥匙,对不对?"

面对自己女儿的质问,萧淑华没有半分的愧疚。

是她偷偷将钥匙塞给叶文章的,。

这个女儿,和她很少有交集,就算是这三年将她接回来,也不过是想着为未来谋划,一开始确实有心虚,可是现在想,她是自己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骨肉,应当为她付出一切。

"反正你都不干净了,以后也总会嫁人,与其便宜了别人,还不如……"

南歌兮几乎咬碎了一口牙,这就是她的母亲。

她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可是母亲不争气,卖女儿留丈夫。

南歌兮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心灰意冷。

"你还记得这栋房子的主人姓什么吗?"

"你爸都死了十多年了,你提这个做什么?"

这栋房子,是南歌夕的亲生父亲给她留下的遗产。

可是随着母亲二嫁,她直接被丢到了乡下,十多年来,萧淑华对她不闻不问,如今,叶文章妇女鸠占鹊巢,萧淑华功不可没啊。

见到南歌夕沉默,萧淑华又开始劝说:"歌子,你听妈妈说,你只要跟妈妈乖乖的在家听你叶叔叔的话,给他……给他生个儿子,你是能在这个家里安稳的过一辈子的。"

南歌夕脑子里嗡嗡作响,她想不出妈妈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来。

她捏紧手心,心早已经凉了个透彻,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天上的雨点像筛豆子一般砸在玻璃上。

心,越来越痛,如果可以,她宁愿没有这个妈妈。

"从今天起,我们再不是母女,我会搬出去,还有,学籍,我会要回来的,一定会。"

就在这时候,门被咣当一声踹开,叶文章凶神恶煞般的冲了上来,一把踩住了南歌夕的头发,二话不说,狠狠一巴掌甩在了她的脸上:"要回学籍?有没有问过我?"

瞬间,南歌夕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

可是身体的折磨,远不如心里的疼。

她怨……怨母亲的无情,她恨……恨自己此时的无能为力……

"爸,不能让她走,我总觉得,她会坏我的事。"叶静衣站在一旁开始煽风点火,她早就看南歌夕不顺眼了,一个从乡下来的野孩子,居然门门功课在她之上,自她来了叶家之后,抢走了她叶静衣所有的风头,这让她怎么忍受。

"那,乖女儿,你说怎么办?"

叶静衣哼了一声,得意的看着一脸狼狈的南歌夕:"爸,我听说,京都市有一家精神病院,我看南歌夕挺适合去那的,你与其将她送走,还不如将她关在精神病院,让她在那里待一辈子,爸爸你要是想她了,还可以随时去看她,到时候还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那她要是乱说话?"

"一个精神病人说的话,你觉得谁会相信?要是实在不听话,就割了她的舌头。"

叶文章觉得这个建议不错,他满意的点了点头:"就这么办。"

南歌夕想反抗,可是双拳难敌四手,再加上萧淑华的助纣为虐,南歌夕真的被送进了京都市的精神病院。

----------------

京都市精神病院。

南歌夕被送来已经将近一个多月。

这个地方,到处都是疯疯癫癫的人,最重要的是,这些疯疯癫癫的人全都是犯了罪,却不能判刑的人。

南歌夕蜷缩在角落,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她悄悄地摸了摸肚子,那里面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可是,没有人相信她怀孕了,每天都有护士给她送来各种药,她不吃,就将她四肢捆起来,强行喂药。

时间久了,她学会了服从,学会了装傻。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将那些药,偷偷地掉包。

只是,躲过了护士,却躲不过那群疯癫的病人。

突然间一只大手猛地拍在了她的肩膀上,一个穿着病号服的疯子冲着南歌夕吹胡子瞪眼的吼道:"你个不要脸的小骚货,背着我找男人,我今天不掐死你,我就不是男人。"

话音刚落,南歌夕已经被掐住了脖子,被推到了窗口。

当窗户被推开的一瞬间,风夹杂着豆大的雨点,拍在了她的身上脸上。

疯子恶狠狠地望着她:"你背着我出轨,去网恋找男人,你给我戴绿帽子,我杀了你。"

南歌夕知道,这个疯子早已经没有了神智,他是因为妻子出轨,气不过一刀砍了妻子的一只手,坐了三年牢,疯了,之后被送来了这。

这里是十楼,或许从这里被推下去,她就能一了百了。

可是,她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为什么死的要是她?

心中有千般的不愿,万般的不甘。

原本她是学校的学霸,本来可以凭借自己的成绩上本市最好的学校,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可是现在,她莫名其妙失身,学籍没了,家没了,她一瞬间失去了一切。

她被掐的喘不过气,窗外的雨点噼里啪啦的往身上打。

身下是数十丈高楼,寒风呜呜得吹着。

与此同时,室内的电视机上滑稽的播放着京都一线大学的开学典礼。

叶静衣以着优秀的成绩,进了全京都一线大学,她站在讲台上,发表着新生感言,她满面春风,内心,无比的激动,却早就忘了,这一时刻应该拥有的荣耀,是属于南歌夕的。

终于,就在南歌夕以为自己就要死掉的时候,执勤的保安闯了进来。

他急忙将那疯子拉开,那疯子砰地一声,摔倒在地上,风,吹起了他额前的乱发,南歌兮,恰好看到了他的脸,让她震惊的是,一个疯子,会生的这样好看,他那双深邃的眼眸,意味深长的看了南歌兮一眼,看的南歌兮浑身一抖,不知为何,竟有种被毒蛇盯上的感觉一样。

保安纳闷,平时这个疯子,是不允许出来的,为什么今天跑了出来?

难道是谁将他放了出来?

他看了一眼南歌夕,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她变得越来越瘦,双眼早已经凹了进去,身上的衣服,松松垮垮的。

她白皙的脖子上,早已经淤青,带着指甲划伤的血印子,可是她自始至终一声没吭,神智她连救命都没喊。

如果不是他按时查房,这个女孩子就真的死了。

依稀记得,她是一个大学生,可惜了,精神有问题,进了这家医院,想要再出去,可比登天还难。

南歌夕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从来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感觉活着真好。

"你叫什么?"保安试着问道。

本以为南歌夕多多少少会给他点回应,确不料,她只是蓦然的转身,回到了她的病床上。

她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机,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保安都有些诧异,为什么他会不知不觉被一个精神病人所吸引。

可能是她的求生力,也可能是她的……无所畏惧。

----------------

一辆豪华的黑色宾利停在了京都精神病院的门口,车门被助理恭敬的打开。

"顾总,到了。"

"恩。"

助理犹豫再三之后,还是忍不住询问:"顾总,您知道吗,他昨天差点将一个女孩子推下楼,目前已经完全疯癫,您真的要亲自去看他?"

顾霆琛缓缓下了车,他迈着快而不乱的步伐,淡淡的问道:"他伤了什么人?现在那个女孩子怎样了?"

"据说是一个女大学生,十八岁,护士说她说自己叫南歌夕,顾总,好像您未来的夫人,也叫南歌夕。"

顾霆琛眉头微微拧了拧,南歌夕?

难道是同名同姓?

或许他应该去跟那个女孩子说声抱歉,毕竟,伤了她的人,是他的亲哥哥,谁又能想到,唐唐顾氏集团前任总裁顾霆宇,此时此刻,完全成了一个疯子?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