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南风知我意南歌夕 > 

冒名顶替

第2章 冒名顶替

"顾总,南歌夕现在就在外面等候,您要不要见一面?"

顾霆琛点了点头,虽然是阴差阳错,可是,他总不能平白让一个女孩子丢了清白。

五分钟后,助理将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女孩子带了进来,她穿着一身学生装,看上去很是清纯的样子。

顾霆琛微微皱了皱眉头,这面前的女孩子看起来乖巧可人,怎么看,都像是个好宝宝,怎么就让母亲下了那么狠的手,送给了自己的继父?

"你就是南歌夕?"顾霆琛淡淡的问。

女孩子眼角闪过一抹慌乱,她看着对面的男人,心中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的被请来了顾氏集团,难道,是冒充学籍的事儿,被揭穿了?

按理说,这件事,应该神不知鬼不觉,就算要找她,也是学校啊,想到这,叶静衣又稳住了心神。

"对……我就是南歌夕。"她声音不免有些不自然。

顾霆琛打量着面前的女孩子,下意识的以为她是害怕,认生了。

就是她,那天晚上,救了她?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

但是,却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出了错。

"好,我知道了,从今天起,你的衣食住行,都会有专门的人来负责,直到你三年后大学毕业,我们就正式结婚。"

什么?

叶静衣不敢置信的看着顾霆琛,结婚?

谁都知道,顾霆琛可是京都有名的商业精英,黄金单身汉,就这样一个男人,现在对她说,要和她结婚?

他莫不是在说笑?

"你不愿意?如果这样,我也可以金钱补偿给你,你想要多少,开个价。"

大脑飞速运转,这个时候,就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在嫁给顾霆琛,和要一笔钱的前提下,叶静衣自然会选择前者,毕竟,跟了顾霆琛,她就相当于有了无穷无尽的财富。

想到这,她眼角闪过一抹狡黠和贪婪。

"我,我同意嫁给你。"

顾霆琛微微眯起双眸,刚才她眼睛里的一切,被顾霆琛完全捕捉,他突然间有点厌恶这个女孩子,但是,他顾霆琛说出的话,是从来不会反悔的,既然那天睡了她,那么就要负责到底。

"如果你不想嫁给我,你也可以反悔,或者说,这三年之内你都可以反悔。"

"不,我不会的。"叶静衣回答的斩钉截铁。

能够嫁给顾霆琛,做京都城的第一夫人,她为什么要反悔?

下午的时候,叶静衣被送到一栋大大的别墅里,她看着眼前皇宫一样的屋子,只觉得自己心里做梦。

管家给她配了十几个佣人伺候她的衣食起居,叶静衣真的感觉自己,刹那间成了凤凰。

她故意装出不谙世事的样子问道:"助理先生,顾总为什么要突然间决定娶我?"

助理笑了笑说道:"少奶奶,那天在酒店,我们顾总被人下了药,而您刚好救了顾总,所以,这都是您的报酬。"

叶静衣虽然表面上单纯,可是,却是个聪明的。

那天,萧淑华送进酒店的人,其实是南歌夕,而她由于顶替了南歌夕的学籍,所以,被顾霆琛认错。

知道真相后的叶静衣并没有半分的愧疚,反而更加的厌恶南歌夕,甚至,她嫉妒她。

竟然是因为她。

不过,那又怎样,现在成了顾霆琛未婚妻的还不是她叶静衣,而她南歌夕,只不过是一个可怜虫而已,只要她不说,就不会有人知道偷梁换柱的事。

突然间感觉天上掉馅饼了。

这个误会,似乎很美妙。

只是,真正的南歌夕会不会坏她的好事?

或许,得像个办法,得彻底将南歌熙囚禁,再也不让她出来。

想到这,她眼角闪过一抹阴毒。

助理无意瞥见,只觉得浑身一冷,可是下一秒再看,那女孩子又恢复了清纯可爱的样子。

难道,是他看错了?

"少奶奶,如果有什么需要,都跟我说,顾总说了,您是他的救命恩人,不能委屈了您。"

叶静衣心满意足的看着眼前的大房子,只觉得像是在做梦。

本来只是抢了个学籍,却没想到会走上人生巅峰。

顾氏集团未来夫人,这称号,让她整个人,都感觉飘了。

万万想不到,她竟然飞上了枝头,当上了凤凰。

想到这,她忍不住笑出了声,突然她想起来大厅里还有外人,她又立刻抿住了嘴,故作矜持。

……

南歌夕睡的迷迷糊糊,可是突然间她的脸上又刺又痒,她猛的睁开眼睛却发现继父叶文章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

他像狗一样舔她的脸,他呲着满口的黄牙,一阵阵恶臭的酒味儿从他的口中散发出来,他骂骂咧咧的,一边解皮带一边说道:"你这个小浪货,虽然被别人开了苞,可是,最起码年轻,有你在家里,总好过没有,从现在起,我会好好疼你的。"

南歌夕拼了命的挣扎,可是,叶文章的眼中却更显得兴奋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一阵汽车鸣笛声,叶文章这才住了手。

他意犹未尽的捏了一把南歌夕的脸蛋:"小歌子,我现在有事,得出去一下,你在这乖乖等我,知道吗!"

说完,他整理好衣服,摔门走了出去。

一楼客厅,顾家的管家毕恭毕敬的走了进来,叶静衣跟在他的身后,此时,她穿着名牌衣服,再不是从前那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了。

叶文章看着自己的女儿,是打心眼里高兴。

"叶先生您好,我是顾家的管家,今天前来是来下聘的,这是礼金。"

叶文章的目光落在了那一和沉甸甸的箱子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

还是叶静衣争气,一睡,就睡到了顾霆琛,从现在开始,他就是顾氏集团的老丈人了,就是在马路上横着走,都不会有人管。

那箱子里,最起码有一百万。

可是,当管家打开箱子的时候,叶文章才发现自己错了,那里面并不是钞票,而是……金灿灿的金条。

满满的一箱子,简直是晃瞎了他的双眼。

叶静衣乖巧的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努力扮演着乖乖女的样子。

"少奶奶,您收拾收拾东西,我晚上过来接您。"

叶静衣恩了一声,管家这才恭敬的离开。

当人走了之后,叶文章抓了一把金条,贪婪的口水直往下流。

这可是黄金啊,这一箱,可以让他混吃等死嚯嚯一辈子了。

"衣衣,你真棒,没想到我闺女能勾搭上全京都最有权有势的人。"

叶静衣虽然高兴,可是她心里却有着隐隐的担忧。

她看了一眼南歌夕的卧室,眼角闪过一抹冷意,她压低了声音说道:"爸,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其实,和顾霆琛上床的,是南歌夕,我是因为学籍的事情,被顾家误认的,我现在心里很不踏实,总觉得南歌夕会给我带来麻烦,你说,我们怎么办?"

叶文章虽然好色,可是,他却不是一个色令智昏的人,在女儿的未来面前,一切都变得微不足道了。

他拿出了一根雪茄,点燃吸了一大口,冷声说道:"我想个办法将她送走,让她再没有翻身的机会就是了。"

叶静衣撒娇的投进了父亲的怀抱,语气嗲嗲的说道:"爸,你真好。"

与此同时,南歌夕将刚才的一幕,全都看在了眼里,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家她没办法再继续待下去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