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南风知我意南歌夕 > 

误打误撞

第1章 误打误撞

热,南歌夕只觉得整个身体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

她的意识渐渐地变得薄弱,朦胧中感觉到一双冰凉的大手将她拥进了怀中。

似乎贴着他,身体就没那么热,南歌夕此时早已经意乱神迷,只是凭着潜意识,在他冰凉的胸前蹭了又蹭。

"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陌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冷漠和警告的味道。

南歌夕皱了皱眉头。

她想睁眼看清到底是谁,可是她无能为力。

此时此刻,血液都像是在燃烧着。

为了缓解这种痛苦,她只有不停的扭动着身子,可是,下一秒,她人已经被压在了身下。

"好吧,这是你自找的。"话音刚落,强烈的痛让南歌夕整个身体止不住的颤栗了起来。

痛,好痛。

一夜的缠绵,南歌夕就像是一条海上的小船,飘飘荡荡,昏昏沉沉,不知道第几次从昏迷中苏醒,她只感觉这幅身体好似不是她的一样。

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口洒下的时候,南歌夕缓缓睁开了眼睛。

身体像是被碾压过一样疼痛,看到身边睡得正香的陌生男人,南歌夕很快明白发生了什么。

她失身了。

南歌夕从来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竟然给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眼泪吧嗒吧嗒,滚落了下来。

她今年才十八岁,花一般的年纪,却……

南歌夕匆忙将衣服套在了身上,狼狈的离开了酒店。

她想不明白,明明和家人一起吃晚饭,怎么好端端的到了酒店?

就在她刚刚走到家门口的时候,客厅里传来一阵对骂声。

"姓叶的,你可得讲良心,我那如花似玉的女儿我被我忍痛割爱给你玩儿了,你要是再在外面乱搞,那么,我就和你拼命。"

"忍痛割爱?昨晚老子在酒店等了一晚上都没有见你将人送到床上,我还想问你背着我搞什么鬼呢,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个说法,老子打死你。"

"昨天是你亲眼看着我给歌子下的药,之后,我确实将她送到了你指定的客房,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就不见了啊。"

话音刚落,门被猛地拽开,她那继父叶文章,风风火火的冲了出去。

"你去哪儿?"

那男人看了一眼门口的南歌熙,眼角闪过一抹阴鸷,他实在是生气,好端端一个清白女孩儿,如今却便宜了别人,此时此刻,他就感觉到嘴的肥肉,突然间飞了,怎样不气?

"臭娘们,老子现在就去找女人,回来再找你算账。"

萧淑华很快追了出来:"你别走啊,你回来。"

南歌夕望着母亲那一脸的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就算再傻也明白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都说虎毒不食子,她南歌夕的母亲,却为了留住一个男人,将自己的亲姑娘送给她的继父去玩儿。

天底下还有比这更可笑更无耻的事情吗?

萧淑华站在门口哭,无意间瞥见站在门口的南歌夕后,愣了愣,下一秒,她抓起了南歌夕的手猛的扬起手,急切的问道:"歌子,昨晚你有没有给男人占便宜?"

要是没有,那么,她还有机会,老叶喜欢雏儿,只要南歌夕还是第一次,绝对能留住那个男人。

望着母亲那双急切的眼神,南歌夕紧紧地咬着唇,气的浑身颤抖。

萧淑华那丑陋的嘴角,和妈妈这两个字怎么都无法联系在一起,她怎么就有这样一个妈妈?

简直是恶心。

"是你给我下的药吗?"南歌夕冷冷的问。

萧淑华在和她那双带着质问眸子的逼仄下,竟然有了种害怕的感觉,这个丫头,从出生就一直放养在乡下奶奶那,本来就没什么感情,这次叫她回来,也只是想着让她帮自己留住丈夫,仅此而已。

"是我下的怎么样?你是我的女儿,别说是迷药,我就是给你下毒,你都得给我老老实实的吃了。"

南歌夕恨得咬牙:"从今以后,你不再是我的妈妈,把我的入学通知书还给我,我现在就走。"她一字一顿的说道。

听到入学通知书五个字,肖淑华的眼神有些躲闪,也就在这时候,一道甜美的声音,从二楼的方向传来:"姐姐,妈妈将你的入学通知书送给了我,而我也去学校登记了,从今以后,我会代替你上大学的,而你,就负责帮妈妈留住爸爸就行了,妈妈说了,你这样水灵灵的人儿,一定能将男人牢牢地捆住,反正你是农村来的,上不上学,对你来说,也没什么,对不对?"

是叶静衣,她穿着粉红色的睡裙从楼上走了下来。

叶静衣是南歌夕同父异母的妹妹,萧淑华和叶文章的女儿,在叶家,她就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公主一样,全家人都哄着她,平时南歌夕对她不薄,有什么都让给她,本以为她是个乖巧听话的女孩儿,却不料,这个妹妹,竟然会说出这种恶毒的话。

如果不是南歌夕亲耳听到,她真的不会相信叶静衣是这样一个人。

"不,我不会接受的,你休想顶着我的名义去上学。"

南歌夕从来没有某一刻感觉到像现在这样愤恨。

叶静衣从楼上缓缓走了下来,她冲着南歌夕甜甜的笑了笑,眼里满是奸计得逞的挑衅:"我爸已经帮我买通了关系,你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姐,真想不到你一个乡下来的,居然能考全市第三,可是那又怎样?还不是替我做嫁衣裳。"

……

顾氏集团处于整个京都的黄金地段。

其总裁办有270度的全玻璃幕落地窗,窗下是灯红酒绿的商业街。

坐在这里俯瞰京都的男人,叫顾霆琛。

助理恭敬地站在一旁,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看着面前的男人停下笔才说道:"顾总,有消息了。"

"查到什么了?"顾霆琛淡淡的问。

"那天被送到您房间的,是一个叫南歌夕的学生,今年刚好十八岁,两年前从乡下被接到京都,至于为什么会送到您的房间,进一步查到,是她的母亲为了留住自己的丈夫,不惜将亲女儿送给二婚丈夫,只是萧淑华那个蠢货弄错了房间号,送到了您的床上而已。

顾霆琛微微眯起了双眸,手指在桌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轻轻叩击着,那天,他去谈一桩生意,可是却不注意,被人下了药,而南歌夕可以说误打误撞,救了他。

事情,都查清楚了。

那天晚上,他虽然不够清醒,可是,在他醒来后,床单上的那一抹红,让他清楚的知道,南歌夕为此付出了什么。

这件事太过巧合,但是,他怎么也得做出回报。

"顾总,南歌夕现在就在外面等候,您要不要见一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