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短篇 > 40079 > 

凭什么跟我争

第2章 凭什么跟我争

再精美绝伦的礼物,再情深似海的真心。

在季凉川眼里,也不过就是垃圾。

林深深绝望的笑,死死看着把无尽的痛苦加诸在她身上的男人。

男人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弧度,“舒服吗?你自己不择手段得来的东西,千万不要后悔,现在还太早了!”

白嫩的肌肤经不起男人的摧折,一身青青紫紫的痕迹让人触目惊心。

可男人只把她当做泄欲的工具。

没有一点怜惜。

林深深强忍着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脆弱不堪。

眼泪却夺眶而出:“季凉川,这辈子都不会有人像我一样爱你了。”

“季凉川,你会后悔的!”

“季凉川……”

林深深一声声的喊着他的名字。

声音支离破碎,指甲深深嵌入男人的后背。

“你这样的人,有什么资格说爱?”

做了五年夫妻,季凉川第一次见到她哭,眼泪布满脸颊,那满天席卷而来的悲伤让人心口一震。

心痛?

不会的。

季凉川怎么可能会心疼林深深?

苦肉计,呵。

季凉川冷声道:“林深深,你赶走薇薇,逼我娶你的时候就应该知道,等着你的,只有比我多百倍的痛苦!”

“不是我……是她自己走的……不是……”

林深深拼了命的想解释。

五年前,林深深为了帮助季家渡过财政危机,压上了整个林氏集团,市值五十亿。

不惜任何代价。

季凉川当时的女朋友施微微一声不响就出了国。

林深深自问,这个世界再没有人比她更爱季凉川。

她用父母留给她的全部身家,换来一个季太太的名分。

可随之而来的,还有季凉川的痛恨和长达五年的痛苦折磨。

“你哭起来,真是不堪入目。”

男人伸手捂住了她的嘴,只剩下低低的呜咽声。

那么骄傲不可一世的林深深。

成了只会在他身下狼狈哭泣的小奴隶。

一直折腾到了第二天早上。

林深深像只破败的娃娃一样,被遗弃在凌乱的沙发上。

男人换了一身衣服,西装革履的出门。

没有看毫无生气的女人一眼。

打开门。

温温柔柔的施微微站在门外,“凉川。”

季凉川几不可察的皱了皱眉,“你怎么在这?”

“我……我很想你。”

施微微委屈的小声说,“我来找深深,求她不要再赶我走,我不会威胁到她季太太的身份的。”

季凉川不耐道;“你和她有什么好说的?”

原来是施微微回来了。

林深深忽然明白了季凉川昨天失常的愤恨。

心脏却好像忽然破开了一道口子。

鲜血不断的涌出。

她想拼命的捂住伤口,希望它自己愈合。

却发现不但血止不住,反而已经快危及性命。

林深深扯开嘴角,自嘲的一笑。

拿过睡衣套在了身上,手臂脖子上的青青紫紫怎么也挡不住,索性直接撩了撩长发。

走到门口的地方。

施微微看见她一身欢爱过的痕迹,美眸闪过一丝嫉恨。

不过很快变成了一副受惊害怕的样子,伸手抓住了季凉川的胳膊,“深深,你不要这样看我……我真的没有想过要和你抢季太太的位置,我只是太爱凉川了,想要陪在他的身边……”

林深深勾起一抹冷弧,“所以,这就是你勾引我丈夫的理由?”

“林深深,我是真心爱凉川的。”

施微微楚楚可怜的看着她,一双水眸马上就能落下泪来,“当初如果不是你……我会一直陪在他身边,我试过离开他,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你不要再逼我了好不好?”

“我逼你?”

林深深冷笑。

施微微颠倒黑白的能力,比五年前更加炉火纯青。

“她喜欢耗,那就耗着。”

季凉川开口打断他们,伸手拥着施微微出门。

他甚至不屑和她多说一句。

更别说,林深深说施微微半点不好。

那是他心尖尖上的人。

而她,不过是强行把他留在身边,卑鄙无耻的枕边人。

从一开始就不能相提并论。

“季凉川。”

林深深有些僵直的站起来。

除了喊他的名字,好像已经说不出别的话了。

男人回头,声音冰冷,“林深深,我警告你,就算是微微少一根头发,我也会从你身上千倍万倍讨回来。”

哪用得着警告呢?

这五年,他不是一直在这样做吗?

林深深有很多话的想和他说,可是这一刻,忽然变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靠在男人怀里的施微微不着痕迹的回头,唇角微微勾起:

林深深,你凭什么和我争?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