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 

不是空间胜似空间

第6章 不是空间胜似空间

一入山林,那种浑身舒畅的感觉似乎从四面八方向她冲来,不,确切的说,是向她脖子上的吊坠冲来,然后再由吊坠出发,一部分输入到她的身体里,一部分再由原来的路线返回去。

这种感觉越往山里去,越明显。能量的流动也越来越清晰,她的眼睛,不,她的感觉中也出现了无数能量汇聚的丝线。

花昭看到,这些能量是从周围的植物上提取出来的。

这真是个宝贝!

怪不得前世花小玉拼命也要护着,这次,她说什么也要保住它!这可是叶深的东西!

....不,还回去似乎有些心疼,她还没有大度到把到手的金手指还回去的程度。

那...这就是他儿子女儿的东西了!她拿着,也没毛病。

花昭在山里呆了一下午,研究出些皮毛来了。

这吊坠可以吸收周围植物的能量给主人,也会返还一些回去,而返还的能量是经过它净化的,似乎更高级,她能感觉到周围植物因为得到了这些能量,生命力更加旺盛了,再输入过来的能量就更多。

这是个互惠互利的良性循环。

而且她可以控制吊坠,让它无差别地吸收周围所有植物的能量,还是让它只吸收某一棵植物的能量。

她盯住了一株春天里早发芽的苦菜,只跟它交换能量。

结果可能是吊坠能力太强大,或者苦菜太弱小,就一下子,一个回合,一棵刚刚冒芽的苦菜就蹿出一尺高,一下子打在了聚精会神盯着它的花昭脸上。

又一个交换回合,苦菜噼里啪啦掉落一地种子,凋谢了。

原来能量的交换也不能改变生物的大规律,最终还是要走向灭亡。

花昭心里失望了一下,不能长生不老了啊.....不过很快她就放开了。

长生不老太逆天了,人类科技这么发达,总会发现她的,到时候她的结局肯定会很惨很惨。就是发现不了,周围所有的亲朋好友,所有付出过感情的人都死了,她一次次送别别人,留下伤痛,想一想,那样活着简直太可怕了。

这么一想,花昭顿时庆幸吊坠没有这么逆天的功能。

再看落了一地的种子,想一想它们成熟的速度,她又激动了,这是要发财啊!

这是没有空间胜似空间啊!

穿越大神给她个空间又怎样?总不能给她个星球那么大的吧?

空间是一亩大还是十亩大?就是一千亩一万亩,跟外界广袤的,有钱就能租到的土地比起来,总是小的。

“发财了发财了~~”花昭激动地又拿其他植物试验起来。

跟树木的交换虽然不会让它们一下子拔地三尺,但是一个回合下来就让它们的芽孢全部伸展了,吓得花昭赶紧换了一棵树。

她选了一棵蓝莓幼苗。

几个回合下来,地上噼里啪啦掉了密密一层的**。

她开心地吃了一把,味道已经好得超出了她对蓝莓的印象。她印象中,蓝莓的味道很淡,没有什么特殊的芬芳,而现在,简直香得她欲罢不能。

吃完一把,想着自己还要减肥,花昭成功地忍住了。然后她挥动着大力士的胳膊,徒手就把这些**埋入了土里。

不能留下破绽,别的植物还没发芽,它就掉了一地**了,被人发现了怎么解释?

“舒服~”

突然,花昭的脑海里接收到了这种感觉,吓得她一个激灵。

“什么东西?”

“这里这里,还要还要。”眼前已经长得一人高的蓝莓树哗啦啦地晃动着碧绿的叶子。

“是你在说话?”花昭小声问道。

“是的是的,还要还要。”叶子又是一阵哗啦啦。

花昭惊呆了,她这是能跟植物沟通了?那别的植物怎么不说话?

她不笨,想了想就猜到了,可能是能量交换的少了,植物得到的净化能量也少,跟她的共鸣就低。

她拿旁边一棵蓝莓树试验了一下,果然如此。

几个回合之后,这棵蓝莓树也留下了一地果实,抖着叶子,哗啦哗啦地叫嚣着“还要还要”。

“乖乖乖。”花昭随口敷衍着,埋了**,然后控制着吊坠,吸收释放能量,让两棵树进入下一个初春的状态。

就是叶子掉光光,跟周围的树一样光秃秃。

两棵蓝莓树顿时不叫了,露出一股委屈的情绪。

花昭嘻嘻笑着下山了。

回到家,她发现家里来人了。

两个40多岁的女人站在院子里,手里都握着锄头,但是其中一个穿得好的没干活,而是指挥着另一个一身补丁的女人干这干那。

花昭站在院子里想了一会儿,才知道两人是谁。

那个穿得好的,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是三爷爷花山的大儿媳妇,那个一身补丁的是花山的二儿媳妇。

看到她们,花昭顺便想起了花山一家子。

花山是花强的三弟,从小被送给本村一个亲戚家,长大后花山横行霸道,强抢了个媳妇回来,连生了三个儿子。

老大叫花大牛,老二叫二牛,老三叫三牛。

然后花山又生了两个女儿,结果刚出生就被送人了,再然后,又生了两个儿子,花真牛,花太牛。

最后,生了一个小女儿,花叶,这个没送人,留下自己养了。

想起花家一群牛,花昭噗嗤一声笑出来。

“哎呦,小花儿回来了啊。”花大牛的媳妇回头咋呼道。

她这声“小花儿”,阴阳怪气的,就像在反讽。

花昭却一点不在意,径自走进院子,打算进屋。原主就是这个性格,对花山一家人,她也想保持这个性格。

“哎呀妈呀!咋这么臭!”路过花二牛媳妇的时候她突然捂住鼻子,大喊一声。

大牛媳妇也闻到了,赶紧捂住鼻子往后躲,看着花昭一脸嫌弃:“你这是拉裤兜子了还是掉粪坑了?咋这么恶心?”

花昭其实也能闻到自己身上的味,每吸收一次能量,她的身上就会冒出一层污垢,一开始她还没发现,但是等积累了一下午时间,她身上的污垢已经湿哒哒地往下淌了。

而且味道确实熏人,要不是这样,她也不着急回家。

花昭依然不理她们,进门,烧水,准备洗澡。

大牛媳妇却不想放过她,站在门外通风处叨叨:“我说小花啊,不是大婶子说你,这么大的姑娘了,怎么还拉裤兜子了呢?这要是让外人知道了,不得笑话死你啊?啊哈哈哈哈!”

说完没见别人笑,她自己就笑个不停了。她一会儿一定要去村里说说,花强的胖孙女越来越没用了,竟然拉裤兜子了!

“哈哈哈哈!”

缺心眼的二牛媳妇站在大牛媳妇旁边,没心没肺地跟着笑。

花强被吵醒,从东屋出来,阴沉沉地盯着她们,花昭面无表情好像什么都没听见般安静地烧水。

大牛媳妇笑了几声就笑不出来了,只有二牛媳妇还哈哈个没完。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