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 

厨艺

第5章 厨艺

他走到半路发现自己的吊坠不见了,那是奶奶留给他的遗物,他非常珍惜,立刻回去找。

结果就听到了这番话。

原来是有苦衷的。

花爷爷竟然重病,花...姑娘又有恶亲,前途堪忧,所以才.....

而且她最后又反悔了,不想嫁给(祸害...)他了。

倒是有几分善良。

他心里的怨气又消散一些。

那吊坠,就送给她吧!

反正早晚都是她的.....

奶奶当时给他的时候就说过,这是将来给她孙媳妇的见面礼。

叶深转身走了。

花昭出来做饭。

碗柜旁的米缸里还有一些大碴子,米缸旁还堆着2颗蔫吧的白菜和几个快发芽的土豆,这就是现在家里的全部粮食了。

原主的记忆里几乎全是吃....特别是每个月1号那天吃得格外丰盛,花昭就想起来,每个月1号是花强发工资的日子,那天他会去镇上领工资,顺便把一个月的粮食蔬菜都买回来。

爷孙俩其实都是农村人,有口粮,生产队也会分菜,但是每人一年360斤口粮怎么够一个相扑吃?720斤都不够!所以花家爷孙两人住在农村,却过得像个城里人,得买米买菜。

还有5天才到下个月1号,按理这些粮食是绝对不够的,花强每个月的月底都得饿上几天才行。

花昭一边淘米一边感叹,这是多么好的爷爷啊。

现在,让她捡到了~

刷锅、生火、淘米、做饭,这些花昭都会。

虽然这种农村土灶她用得不熟练,但是玩过几次农家乐的她还是会的。掌握火候的理论知识她也都知道,就差多实践几次了。

花强从炕上爬起来,坐在厨房的凳子上看着,看他家小花儿竟然做得有模有样,而且手脚麻利,半天都没喊累,激动地直抹眼泪。

他家小花,终于长大了!

东北农村的格局,东西两个屋,一般就有东西两个灶台,一个烧水做饭,一个专门熬猪食。

这时候几乎家家养猪,花家之前也养,只有今年花强实在干不动了才不养了。

这两个锅花昭之前都收拾干净了,现在也不讲究了,一个熬粥,一个炖菜。土豆炖白菜,再放上几片大肥肉,味道一会儿就出来了,香得花昭肚子直叫,口水都要流出来。

花强也是如此,他也没有做饭天赋,做了十几年饭了,也是勉强吃不死人的状态。

也难为原主了,那么难吃都能吃成相扑。

“爷爷,吃饭了。”花昭给花强盛了满满一大海碗粥,一大海碗菜,自己面前却只有一小碗粥和菜。

花强以为自己坐错方向了,这饭量正好颠倒了。

“花,咱俩换换。”花强去端碗。

“爷爷,你别动,这些就是你的,从今天开始,我要减肥!”花昭道。

“减肥?”花强没听过这个词,周围没人需要减肥,他也不觉得他孙女需要减肥,胖是胖了点,但是有什么关系,不就是费点布料、费点粮食嘛,周围人都要羡慕死他孙女了。

“爷爷,你不觉得我这样很丑吗?”花昭问道。

花强筷子一拍,眼睛一瞪:“谁说你丑了?我去找他!”

花昭叹气,她这样的都不丑,那什么叫丑?真是溺爱啊。

“叶深说...太胖了生不出孩子。”她说道。

花强吹胡子瞪眼,却说不出话来。

“这,这...他嫌弃你了?”花强问。

花昭又叹气,这样的为什么不嫌弃?他又不瞎!

“还行吧,他都说要娶我了,嫌弃也得受着,就是我真得减肥了,不然真生不出孩子就不好了。”她都不知道原主是怎么凭着这幅身材生出双胞胎的,那可能也是个医学奇迹。

但是她的记忆里,那对双胞胎生出来却是又瘦又小,而且体质不好,三天两头生病。

有时候妈妈吃得多,不代表孩子吃得多。

就是为了这俩孩子将来有个好身体,她都得减肥,哪怕是在孕期。

“对对,孩子是大事,你将来啊,多生几个孩子,老了也有人养。”花强连连点头。

他基本没反对过花昭什么,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爷孙俩终于低头吃饭,饭菜一入口,花强眼睛就亮了:“我家小花真厉害!第一次做饭就这么好吃!爷爷这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

“谢谢夸奖。”花昭以为他是在开玩笑,记忆里经常有花强讲述“当年”的画面,花强吃过苦、受过罪,也享过几年福,给大人物当警卫员的时候,京城的大饭店也都吃过。

人家那手艺肯定比她好。

但是饭菜一入口,花昭自己也惊了,她也从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她别说京城的大饭店了,世界级的大饭店她都吃过好几家!从没有哪道菜能让她这么惊艳!

她感觉她吃得不是土豆白菜,而是土豆精,白菜精。只有成精了才能这么好吃吧?

“怎么回事?”花昭盯着碗里的菜。

真的只是普通的土豆白菜而已,卖相也不怎么样,她刚才其实也没什么技术,就随便翻炒几下添水炖了,唯一的调料就是盐。

应该也不是原材料的关系,不然花强不会这么惊讶。

花昭眼睛闪闪亮,她点亮了厨艺技能?或者是,吊坠的关系?

一会儿试验一下,现在还是吃饭要紧!

吊坠让她胸口不憋得慌了,但是其他感觉还在,比如说饿,比如说疼,她饿得胃都疼了。

结果一小碗饭菜下肚,花昭又盯着碗发呆。

原主的饭量都是按盆算的,一次吃一盆,这么一小碗,急眼了原主一口就能吃下去。

按理她吃下去还是会饿,但是现在她却浑身舒坦暖洋洋,感觉四肢有使不完的力气。

她激动的都要坐不住,她做出来的饭菜还带特殊功效的?

对面,花强已经把两海碗的饭菜都吃了。

“舒服,好久没这么舒服过了...”花强摸着肚子不自觉感叹。这舒服的感觉几乎让他热泪盈眶。

花昭想起他的病,眼睛也红了。

花强是胃病,恶性的,大夫都没办法了,让他回家想干啥干啥了。

花昭觉得他这病都是惯孙女惯出来的。

得,原主欠的债,她来还吧。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这个能力。

花昭麻利地收拾碗筷,然后继续洗衣服。

衣服洗完,她就出去了。

本来想跟花强打个招呼的,结果发现花强已经在炕上睡得直打呼噜了。

这太难得了。

花昭知道,因为这病,花强几乎疼得一宿一宿睡不着,一整天零零散散算下来,也睡不了2个钟头,熬得油尽灯枯般。

花昭轻轻给他盖上被子,转身出去了。

她想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往后山去了。结果刚一入山,她就感觉到了异样。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