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言情 > 重生七零肥妻要翻身 > 

黑熊精

第2章 黑熊精

花昭两手一拽,一抖,两人共同盖着的被子就披到了她自己身上。

叶深愣神一秒,“腾”地起身,三两下穿好了散落一地的衣服。

花昭把脑袋都捂在被里,坚决不转身。

关了灯,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开了灯,差距可就大了。她估计她现在这幅尊荣,一回头能给这人造成二次伤害。

“花啊,小花儿?”花强一边叫人,一边走过来。

“爷爷!你别进来!”花昭大喊。

花强听话地站住,紧张问道:“咋了?他欺负你了?”

正在系扣子的叶深手一顿,低头看着自己手腕上的淤青,眼神幽暗。到底是谁欺负了谁?!

花昭深觉是自己欺负了人家,简直尴尬得要死。自己孙女什么样没数吗?再说爷俩不就是奔着“欺负”去的吗?谁欺负了谁不一样?还好意思问!

“我没穿衣服呢!你别进来!”花昭脾气不好地说道。

任谁遇到这种情景,脾气也不会好,除非是原主那种人。

“哦哦哦!好好好!”听她这么一说,花强语气带笑,这是成了!

就是没有按计划带个人证进去,不知道行不行?

花昭顿了几秒,又喊:“爷爷,我要吃肉!你去买!”

花强二话不说立刻答应:“好好好,爷爷去买肉,给我孙女炖肉吃!”

虽然这个月的肉票已经没有了,但是孙女要吃,他豁上老脸,怎么也得给她买斤肉回来,今天可是个大日子!他孙女以后终于有靠了!

花强转身,一边咳嗽,一边慢悠悠地走了,去十里外的镇上买肉,村里可没有卖肉的地方。

听到老人孱弱的咳嗽声,花昭的记忆翻腾了一下,想起这老头为什么设计这一场。

心有点闷。

“昨天晚上,真是对不起了....”花昭闷闷说道。

“一句对不起就算了?”身后有低沉浑厚的声音传来。

被子里的花昭揉了揉耳朵,她是个声控,对好听的声音没有任何抵抗力,而身后这把音色,是她听过得最好听的,最对她胃口的,简直爱死了!

没有昨天晚上的事多好?她一定想方设法,成为他的朋友,逗他说话。

“一句对不起,是轻了。”花昭语气真诚:“你想怎么办?你说,是打我骂我,还是去告我,都依你。”

甜甜的萝莉音,没了昨夜那种气氛,少了一丝诱惑,多了几分可怜兮兮,像只委屈的小奶猫。

叶深一肚子的怨气和复杂,瞬间没了一大半。

算了,跟个孩子计较什么,比他小8岁呢,刚刚成年。

虽然这个孩子的后背,比他都宽阔,力气,比他都大,长得也实在不怎么样。

但是,想起昨晚......前面确实是她在欺负他,但是后面.....他再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迫。

“我会负责的。”叶深说道。

“啊?”花昭一愣,她没有像原主一样又哭又嚎,拿前程威胁他,他怎么还要负责啊?

“不用不用!”她立刻道:“都是我的错!不用你负责!要负责也是...也是我给你赔礼道歉!昨天晚上的事,你要是怪我,随时可以来打我骂我!你要是不怪我,咱们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我谢谢你了!”

这男人的负责她可要不起,一张结婚证,一个月几十块的生活费就想拴住她一辈子?让她守活寡?她才不干!

上辈子虽然30多了没结婚,但是那是她不想,不是她不能!跟这男人结婚了,可是军婚,一辈子基本就被拴死了,她不愿意。

她又不认识他!哪能睡一宿就结婚?太草率了!

叶深愣了几秒,终于确定这个“小花”说得是真心话。

这就奇怪了,难道爷孙俩设计这一场,就是为了...睡他一宿?

刚刚那场半途而废的抓奸在床,他看出来了。他以为,她是想嫁给他。

“你快走吧!要不赶不上路过的汽车了!你不是还要去坐火车?”花昭开口撵人:“我也要穿衣服了,该下地干活了。”

说完她就拉下被子,露出雄壮的肩膀...

叶深立刻低头,转身出了房间。

“呼!”花昭松口气,也迅速穿好衣服。

一边穿,一边想流泪。

那裤衩子大的,是给相扑穿的吗?

这到底是多少斤啊?

这多亏是活在70年代,衣服基本自己做,这要是几十年后,大码商店都不一定有她的号!

花昭在记忆的角落里找到了原主的体重,200多斤。具体多多少不知道,村里的称就到200斤了!

她站到地上,内心挣扎了半天,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镜子。因为是倾斜着挂的,可以看到全身。

一抬眼,她就被那硕大的块头惊了一下,果然是个相扑....

然后,她真的被自己丑哭了。

都能当相扑了,还有什么好期待?五官都被一张大脸挤得快变形了,而且皮肤是真差啊,又黑又糙,像个.....

她错了,她不是个未成年的狐狸精,她是个黑熊精!

整个人唯一的亮点,就是眼睛大,哪怕被肉挤了,也能看出是个大眼睛,双眼皮,又黑又亮。

外间传来整理东西的声音,叶深收拾好了行礼。

他有任务在身,本来昨天晚上不该留下吃饭的,但是花强是爷爷的救命恩人,又那么热情,他出于感激,没有硬推,结果......

“我先走了,短则一个月,长则三个月,任务结束我再回来找你。”叶深在门外说道:“我们结婚。”

最后几个字,他也说得艰难。

花家没有电灯,昨天晚上借着烛火,虽然看不太清花昭的脸,但是那个体型是绝对错不了的,还有那分量,那手感......

他从来没有想过,跟自己相伴一生的妻子,会是这样一个人。

但是,做错了事就得负责。

“结婚?不用不用...”花昭一惊,趴在门里连连拒绝。

但是透过门缝,她清晰地看到了叶深的脸。

后面的拒绝愣是没说出来。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男人?!

挺拔的身材,完美的比例,一身军装,已经足够迷死人。而他的脸更是英俊到近乎完美。剑眉星目,一双眼睛熠熠生辉。

再配上他高山雪岭般的气质,简直要人命。

花昭有一瞬间的动摇,年轻人,输得起,该草率的时候不妨草率一些......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